與生俱來一副軀體,一副容貌、身體髮膚是天賦,往後的日子,所謂的後天,都由自己來掌握了。 我們自己的身體、意向或性取向都可以選擇, 可以改變,只有((sexuality)有點棘手。有幸在思想最開放的時裝國度,有着溫暖的胸襟去擁抱不同性別、 性向的人。尤其這 10 年裏,跨性別人士在時間界光芒四射,他們帶來很多新氣象,形成業界新勢力。

跨性別新勢力,入侵主流時裝界

現年 25 歲的女模 Teddy Quinlivan 打從在時尚界打滾第一天就已經跟女孩子沒兩樣。身高 180cm、小臉蛋、精緻的五官、纖長的手腳,無人懷疑過她其實是個男人,直至 3 年前, 接受 CNN 訪問公開自己是變性人。早在未出櫃之前,她已經甚具人氣,走的都是有名品牌的大秀,Monse、Caroline Herrera、Jason Wu 和 Jeremy Scott 等等, 並登上 models.com 首 20 名之列,是甚麼使她要出櫃呢?「因為美國的政治氣氛有點變樣,我們在 Obama 時代曾跨進了一大步,但自從新政權上台後,我們正面臨一種倒退。我知道很多跨性別者曾遭受暴力對待,尤其是有色人種。保障跨性別者的權益迫在眉睫,我希望能讓藉着我的能力,為他們做點事。」

跨性別新勢力,入侵主流時裝界

未變性前,她活在不安惶恐中,怕被人暴力對待又怕家人知道自己女兒心的事實,所以她會在晚上偷偷溜到出街上,呼吸新鮮空氣,後來被媽媽發現,她坦白對媽媽說出真相:「以男性身份生活讓我感到很不舒服。」縱然媽媽不太明白,但也接受這 個事實。直到 16 歲青春期,他决定進行變性手術。當上模特兒之後,幾年後就被 Nicolas Ghesquière 看中,把她送上T台後,人氣一直向上升。她選擇在事業如日中天的時候出櫃,為跨性別人士發聲,就是最聰明的舉動,人氣就是影響力和說服力之源。

跨性別新勢力,入侵主流時裝界

她的人氣沒有因為此而受影響,反而得到更多品牌的支持,她 一直都是 John Galliano 愛將,Maison Margiela 早前出 Mutiny 香水的時候,簡單有如為她度身訂造一樣,在廣告中一句自白:「Being who you really are is an act of defiance」堅定、自我,是給跨性別同儕最強而有力的支持和鼓勵。

跨性別新勢力,入侵主流時裝界

Theodora Quinlivan 在最近的 Gurl Talk 中透露曾被性騷擾。

跨性別新勢力,入侵主流時裝界

就算走幾多場 show,Theodora Quinlivan 完騷後都一樣精神滿滿,非常活躍。

跨性別新勢力,入侵主流時裝界

天生高瘦的外形讓 Natalie 注定要吃模特兒這行飯,2013 年被 Marc Jacobs 看中行處女秀出道之後,事業一直順風順水,大品牌都找她拍廣告: Prada、Chanel、Louis Vuitton、Celine、Dior、 Calvin Klein 說得出的都有拍過,更成為各大雜誌封面的常客,無奈這一切名利卻沒有令她快樂。

跨性別新勢力,入侵主流時裝界

無論屬男屬女,他都是又年輕又炙手可熱的模特兒。Westling 本是女兒身,名為Natalie,16 歲被母親強迫下展開其模特兒生涯,一頭紅色的大曲髮是她的標誌。小面蛋,大眼,看起來是個可人兒,從小就愛踩滑板,手臂上有「Skate」的和 Vans 的「Off The Wall」紋身。 

跨性別新勢力,入侵主流時裝界

從幼稚園歲開始 Natalie 就知道自己跟其他女孩子不同,在女生圈子總是格格不入,她知道自己內心住了一個男生,外女內男,身心不一致使她產生焦慮和不安,後來更患上抑鬱症,要食靠藥物才能振作起來。她覺得自己每天都是穿着一副假人皮,但慶幸本來不情不願當上的模特兒工作,而讓她透過扮演着不同的角色,了解自己多一些。更慶幸在時尚界,大家都能敞開心扉談論和接受 LGBT、Queer 等話題。

跨性別新勢力,入侵主流時裝界

直至上年,Natalie終於對困擾自己十年的狀況下了定案,她要變性。在一年多的變性路途上,她從紐約搬到洛杉磯再搬回紐約,名字由 Natalie 改為 Nathan。從頭兩個月沒太多變化,直到現在,體重上升、面部輪廓稜角多了,聲音變低沈, 一個年輕男生的外形體格逐漸形成,這些生理變化讓身心連起來。Nathan終於可以活出自己所想,現在感到生活得更實在和真實。 

跨性別新勢力,入侵主流時裝界

他已經開始以男性身份回歸時尚圈,Models.com 將他的名次移放在男模界別,先後登上不同的雜誌封面,又替 Prada 在上海舉行的春夏 2020 男裝行走處男秀,巿場都十分歡迎他的性別轉向,我們就拭目以待對這個堅持决定自己的命運的真漢子,能帶領時尚走到去哪 一個境地。

跨性別新勢力,入侵主流時裝界

時裝是應該 inclusive 的,它是屬於一個時代的見證,diversity 是實現 inclusive 的方法之一,品牌帶著 diversity 的旗幟寫下當代的潮流,genderless 品牌和系列先後出現,model 不再只是高瘦嫩的天下,不同體形、不同膚色、人種和年齡都有,近 10 年,品牌開始關注不同性向和性別的 model,當年 Lea T 是比較早其為人所認識的變性 model,由當時在 Givenchy 的 Riccardo Tisci 一手提攜。Jean Paul Gaultier一直都愛用多元model:侏儒、plus size 甚麼都有,所以發佈會一向充滿話題性,雌雄莫辨的 Andreja Pejic 走盡 Gaultier 的男裝和女裝秀,年多後才决定走上變性之路。來自加拿大的 Krow Kian 也是後來變性的模特兒,現年 23 歲的Krow 來自溫哥華,從 13 歲開始他的模特兒生涯。外表清秀,是典型的模特兒材料,而且很會演繹女性美,偏偏卻有着男性的靈魂。

跨性別新勢力,入侵主流時裝界

這令他非常困擾,直至有一天,她再受不了自己以女兒身去工作,而决定變性。變性後,他變得更自信,坦言不需要再躲藏真正的自己,更即被 Louis Vuitton 看上,以男模身份走 2019 春夏女裝時裝秀。雖然年紀輕輕,卻思維清晰,思想成熟,正視問題,她不但為了成為真正的自己而活,更希望將整個歷程拍成一套紀綠片(《Krow's Transformation》),希望藉此令社會改變對變性人的態度,消除他們對變性人的誤解,令大眾能給予他們更多的包容和愛。

跨性別新勢力,入侵主流時裝界

勇敢的背後也曾動搖過,他曾擔心一但公開變性人身分,會被認為是一個非「真正的男人」,不過最後也是排除了疑慮。經過 3 年的拍攝,電影將於年尾上映,對象主要為學生或對變性有困擾的人。他的事跡得到廣泛的報導,外界對於他的勇敢和正面非常受落,而模特兒生涯亦因此而得到了許多關注,時尚界很快被他俊朗的外表俘虜,男女秀通殺,除了走秀更登上各大雜誌封面,火速成為 models.com 的 hot list,這一切都比當女模時期的際遇更好。

跨性別新勢力,入侵主流時裝界

Krow 以男模身份回歸才短短 2 年,走過許多大品牌的秀,如 Balmain、Alexander McQueen、 Haider Ackermann、Proenza Schouler、Alyx等。而時裝品牌對他的支持更不只流於表面,如在 Louis Vuitton 的秀場內,他擁有一個獨立的更衣室, 令他感覺到真正的受尊重。由此可見,時裝界的確正向着一個更多元化和文明的世界推進。

此文章引用自 Harper's BAZAAR。如你不欲你的文章出現在我們的網站,請聯絡我們